你殊哥哥

你好

【带卡】昏天

枕清寒:

不写肉要我何用【大概


原作背景存活设定,逆监禁play


第一人称,桌椅板凳锅碗瓢视角


甜甜甜甜的,5k完结


 


以上,祝食用愉快


 


昏天


 


Side.1


 


就是说呀……犯人把看守给强 奸了。反正我是第一次见。


 


我是说,在牢里,被锁住,的犯人,把左手武器,右手钥匙,的看守——按在墙上,从后面上了。顺带一提,那两样东西后来都掉在了地上。


再顺带一提,我感到悲痛欲绝。


 


犯人是很正常的那种犯人,凶神恶煞,丧心病狂;看守也是常见的那种看守,一天巡逻七次,好像有点害怕。这俩人应该是以前认识,说话的时候有点不对付又有点尴尬,不是嗯嗯哦哦的基础敷衍,就是隔了一层纸似的绷着随时要吵起来。以我多年驻守监狱的经验来看,应该换人,否则早晚得出事儿。


你看现在不就被我说中了?


 


但我还是感到悲痛欲绝。


 


这天还是那些基础的对话。吃睡问题,有什么需求,老老实实地呆着就好,此类既是安抚也是警告的句子,都是我熟悉的。但不巧这个日子有点什么特别的,犯人问了日期就提了某个人名,来回说了几句开始冷笑,语气一句比一句尖厉。看守开始还是挺和气的,后来大概也有点动了气,不卑不亢地来一顶一。我得说良心话,那样子确实挺招人恨,无怪对方彻底发飙。


 


战火升级之后是犯人单方面的争吵(?)了。一会“做这种事你到底在想什么?”,一会又“你他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?”。翻来覆去,非常啰嗦,毫无逻辑。看守一脸听不下去的表情,但好像也忘了还有转身走人这个选项。总之战火再三升级之后,看守扔出一句挑衅级别的话——虽然内容是妥协,但是其敷衍程度无异就是挑衅。


总之被那么个眼神一扫,犯人捏着他的脖子就把他压在墙上了。


 


对,堵着嘴。


对,是强吻。


 


我那时候还以为有好戏可以看。袭警嘛,这是原则问题啦,肯定会被狠收拾的……这么嚣张的犯人,也应该被打压一下气焰。


就在我等待着转折的时候,没有转折成了最大的转折。


看守只是礼节性地——真的是礼节性地挣扎了几下,就那么老老实实地被按着扒了衣服然后……


 


我感到悲痛欲绝。


这是对我莫大的侮辱和打击。


 


从始而终犯人都没看我一眼——你说什么我有句话说了三次?


我……我是床啊!一直到结束就这样被扔在了一边,良心呢?原则呢?简直是禽兽啊!


 


不想说了。交给那边的烤……烤箱小姐吧。


 


Side.2


 


我?我有什么好说的。


 


对我是烤箱,60L,六管加热,上下独立控温,双层玻璃门。金属外衣还算明丽漂亮,适用于中级及以上的烘焙需求。我也一直为自己感到深深的自豪。


 


可是你觉得我应该出现在监狱里吗?


 


别说是监狱、这种用于囚禁惩罚的部门,就算是高档酒店的套房,也没有配备烤箱的吧?当初被那个白发男人从卖场带走的时候,我还心怀着一些美好的期待,譬如我刚会被交到一个贤妻良母手里。他的妻子应该是一个温婉和顺,厨艺高超而又热爱甜食的好女人,我会每天都沐浴在阳光下,被蛋黄和奶油蒸腾的气息,熏得整个烤箱都香喷喷暖洋洋的。


 


我被返厂的前辈教育过,说理想和现实是有一定差距的……然当我真正见到我那个主人的时候,我才真正意识到原来这个差距意味着地狱。


什么美丽温婉的女主人……这男人也一头白毛,毁容半边,满脸焦躁狂暴的表情,从哪种角度来看都不是个会做饭的。没有金色的阳光,监狱里黑暗而又阴冷(谢天谢地并不潮湿,对于电器而言这个真的要命),没有蛋黄和奶油,这人他根本就……就不做饭!


这是真正的噩梦。我觉得我有足够的理由怨恨他也怨恨买走我的人……不做饭你送什么烤箱啊见鬼!


 


然后我就在这个暗无天日的鬼地方定居了,身边是一票都没见过烤箱的上世纪家具,每天像是围观什么新奇动物一样找我搭讪,还经常念错我的名字。我和旁边的冰箱勉强算是难兄难弟吧,但是,起码他也每天被使用来着,哪像是我,连烤箱门都没被打开一次!


 


我的主人他就是个恶魔!他毫无人性,他连我的按键位置都不知道……他甚至没给我接通过电源!


他长得也像是恶魔……像那些传单上印着的、邪教供奉的魔神!


 


所以……?床先生你叫我别抱怨了?


你也很不幸?呵……偶尔被闲置一次也能好好体会一下我长久以来的心情呢。


 


你要我说现在的感受?好吧看在你今天没有把我名字念错的份上……


 


我非常愉快,是的,非常开心。


虽然还并不清楚这对狗男男到底在做什么,但总之,买我回来的家伙在倒霉,我那个见鬼的主人看上去也不怎么开心。像这样消耗体力的已经喘了快一个小时,白毛一号的声音听起来都像是要哭了……我十分满足,心旷神怡。闲置电器的人就应该这样给我好好的哭泣和忏悔啊!


 


等下冰箱君你这是什么眼神?同情?哦我知道我非常值得同情,你有什么想说的就直接说吧。


 


Side.3


 


嗨大家好我是冰箱。


感谢烤箱小姐把视角切过来……嘘,我们小点声,她是个非常纯洁的孩子有些事情懂不多,我们说这些不要让她听到。


 


其实我老早就知道这对基佬有一腿。


 


监狱是管饭的。作为冰箱我根本就不是必需品,但是我还是每天开开合合,各种精致得和牢饭不搭界的食物进进出出。有的被吃掉有的被扔掉了,这中间大概有规律可循,我没发现,但是往我这里塞食物的那人大概是发现了。后来食物被扔掉的几率显著降低。总之很长的一段时间,这俩平时说不上几句话的人就把我当做青鸟一样,通过食物眉来眼去,勾勾搭搭,非常黏糊,非常恶心。


 


每次打开冰箱门的时候,就好像是女中学生在拆情书,简直……对比他们面对面时横眉冷对的样子,极具搞笑意味。


 


所以说像今天这样搅在一起是迟早的事。


 


我是个双开立式的大号冰箱,长相其实也蛮豪华蛮阔绰的。他们今天吵起来的位置离我有点近,老实说我当时真的是捏了一把汗啊,还好他们按墙背入的时候规规矩矩地在墙上。如果靠在我的门上就……那我真的是没脸见人了啊,恩,也没脸再见家电。(开始的时候他们打开冰箱门掏了一罐饮料出来,不,我一定都不想知道他们拿它做了什么。)


看在绕我一命的份上,我姑且祝福他们吧。


 


Side.4


 


加上我的祝福。


 


啊呀……真是视觉盛宴呢……


我觉得我又积累了一大笔素材。立志做新时代色 情文学作者的我,如果有朝一日成名了,一定会在后记里面好好感谢他们的。


 


作为一管钢笔,我同样没有被拧开过盖子。不过我的心胸是宽阔的,我根本不在意这些事情,所谓厚积薄发,大器晚成,在我的文笔没有臻于完美之前,我宁可一个字都不写。我要积累经验,加深对于爱与欲的理解。


 


当然,在此前我已经对爱情有了非常深入的了解。这个房间里的大多数物品对于外界信息都不敏感,不像我。我不仅眼睛非常好使,我的耳朵同样功能发达,别问我它们长在哪里,我怎么可能回答呢?


我是说,房间里面的这对恋人,他们无疑是真爱,拥有这世间至为灿烂至为激烈的感情。真正的爱情正是如此,几番生死别离,经年长久坚守,它能扭转一个人的内心,改变一个人的性格,超越时间与死亡的阻隔,为你流血为你落泪,做出完全不像自己的事情,乃至几乎背弃自己的坚持和信仰……


(说的有点多,我应该把它们留到小说里去的。)


……但这依然会冲突,有矛盾,两颗心甚至走向离散,不能把心意完整地传达给对方。


 


是的。开什么玩笑。不做爱的爱情怎么可能是完整的?


 


真爱放在一起肯定会吵架啊。这是我观察多年的经验之谈。因为是真爱,因为太过重视对方,以至于完全不能接受理念有所相悖的地方;因为太过重视对方,为了保护就倾尽全部了,宁可伪装和隐瞒;因为太过重视对方,只关心对方的去求和喜怒,完全忽略了自己,反而也因这个让对方愤怒了起来。


人类这种生物啊……太过复杂也太过软弱。一旦爱情发生在重视爱情而又拥有爱情的人身上,就完全没有任何道理可讲了,你非要讲道理那就是胡搅蛮缠。


 


好在他们是人类,还有最简单粗暴的方式。不要张嘴说爱啦,闭上嘴做爱就好,这样就一定可以明白,一定可以得到HE了!


 


我的逻辑当然是完美的!别忘了我的理想可是做一个色 情小说名家呀。


 


所以呢,也让我们接下来聊一点大家都喜闻乐见的内容吧!犯人先生的体力非常棒,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接近两个小时,他射了两次又很快地重新勃 起,腰部的肌肉线条十分流畅,矫健而充满力量的,显然牢狱生涯没有折损他的健康。


 


我这边视野不怎么好。离那边近的好像都对爱情这个宇宙最为高尚的命题不感兴趣,这真让人无奈,但也没有办法。现在的我只能看到犯人先生的后背,那上面遍布着各色伤痕。这已经是第三次了,动作较之前两次舒缓和柔和了许多,他把看守先生整个抱起来靠在墙上——和开始不一样,这是面对面的姿势,但是看不到彼此的脸——对方则用额头抵着他的肩膀,我这里只能看到银白色的发旋。喘息的气音时轻时重的,听着像是要哭出来,我敢打赌,被上的看守先生不一定会哭,但是作案的犯人先生是一定会哭的。


事实上他的情绪从一开始就十分不稳定,濒临边沿摇摇欲坠,看守先生也没好到哪里去,但从各种角度来讲这人都要隐忍内敛许多。


 


今天的爆发只是一个矛盾综合的体现,爆发完了肯定会态度软化的,肯定会哭的。


要知道最开始犯人先生按住看守先生的时候,那可是掐着脖子亲人啊!这种动作会把人搞得非常痛苦的……虽然描写得好的话也非常色气就是了。遭遇反抗的时候犯人先生非常兴奋,但我敢说他期待的一定不是什么好的东西,所以反抗停止的时候他就更加愤怒了。


 


咦?这很奇怪?不不,因为恋人的顺从而感到愤怒这难道不是常识吗?你没见过人类谈恋爱啊。就算见过那也一定不是人类当中的正常人,这两位明明是最常规的恋爱方式呀!


 


算啦我们不讨论“正常”的爱情到底是什么了。总之犯人先生在动怒之后就开始撕扯衣服,极其粗鲁,极其蛮横。暴力的初体验肯定算不上好,所以我们把这称作情绪的发泄期,这也昭示了他激烈的感情,叹为观止,令笔感动。


这样的开头在物理意义上肯定是会给双方带来疼痛的,不过我们应该知道这种痛苦和爱情本身的定义非常相似,而征服也会使人从另一个角度开始思考。总之,在插入以后,基于另一个层面的交流也就开始了。


 


看守先生一直在努力地配合与放松,甚至语言上也尝试安抚,理论上这两者都无效。也许到最后才能让人认识到,这是一种豁免的姿态吧?但最开始的阶段,两个人的动作不如说是在颤抖,因为颤抖而无力的拥抱。假使说因为感情太过深刻造成的狠绝,导致言行都尖锐而激烈,那么同样的原因,也会有迷茫的怜惜,造成各种不知所措。


真都是因为太过珍视啊,而这些情绪,只有在这样的情境之下才能表露出来。


 


第一次射 精之后犯人先生就开始努力照顾起对方的感受了,他扶着对方的腰和肩膀,喃喃地念着他的名字。手的动作我看不到,但总归是在施予什么。起初感情的表达结束之后,真正属于肉体的交流也就开始了,这既是一种情之所至的理所应当,也是前一阶段的巩固。事实上,如果纯粹性 交不和谐的话,也会对之前感情的构建造成干扰呢。


 


喘息和呻吟的声音都相当香艳,伴随名字的呼唤就更加的动人了。第二次高潮几乎是同时到来的,接着看守先生被翻转过来,他用一种温柔的虚弱吻了对方,把头靠过去。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开始了第三次,关键词应该是甜蜜。


 


由衷赞美,再次祝福。


我在考虑我的第一本著作横空出世之时,到底要不要拿这两位作为主角。


但是在纠结这个命题的时候,两个人在我的视线里彻底消失了。


 


浴室那边大概会有想聊聊的?


哦,等下,这里有插播。


那么你先说。


 


Side.5


 


我是饮料,我哀悼我自身的宿命,我没有实践我的价值,我没有被正确的使用我甚至可能给我的主人造成心理阴影……


不我什么都不想说。


钢笔是个话唠,你听他说就够了。


 


和其他液体混在一起的体验太糟糕了,我到死都忘不了。


这到底是什么恶趣味,但是钢笔的描写为什么没有提到我?(我以为这是性交的基础步骤,和润滑的具体成分无关。By安定分析情爱的钢笔君)


 


Side.6


 


我之前在睡觉,没有听到你们讨论什么。好像有个家伙嚎了一嗓子强奸?


开什么玩笑。你见过哪个强 奸犯事后哭得稀里哗啦,而被害人一直努力安慰的?像哄孩子一样的安慰……就算有足够的武力值这种性格也根本没法下手的吧。总的来说我还是怀疑一切是反过来的,毕竟在监狱里对犯人实施性暴力也不是那么罕见的事。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,我也只能这样感慨。


 


哦,不,等等。我收回我之前的话。


 


看来确实是犯人把看守给上了,是不是强 奸还有待斟酌,不过这两个都好像受了伤的样子,就不要在浴缸里来回折腾了!请老老实实地回床上去不好吗?


但是他们还是泡在我的水里,一会动手动脚,一会说些腻歪倒牙的话,间夹着一些关于报复社会的恐怖发言,和气氛极其不相称。我觉得这像是胁迫,却还是有点像合 奸,这种场景的每一句话好像都没被当回事,就是听个响然后当做情话理解。


 


这是在谈恋爱吧,应该是谈恋爱。陷入爱情的人微妙地有点可怕啊。


 


不过犯人和看守的爱情,也算是罗朱恋一样,带着对立的悲剧美呢。


 


我非常庆幸他们只在这里又来了一次,黏黏糊糊的。洗干净之后犯人就抱着看守回到床上睡觉去了,有点让我疑心他们醒来之后手脚会不会都粘在一起了。


 


不过这也挺好的,起码犯人不会越狱出去报社了。


 


FIN


 


以下是来自烤箱小姐一周后的追加


 


我忏悔,我由衷忏悔我决定爱我的主人。


 


是不是温柔美丽的女性根本无所谓,有没有明媚灿烂的阳光也根本无关紧要。总之当他烤出一锅完美的马卡龙的时候我就已经被他深深征服了。


啊,那娇俏可爱的小裙边。


 


它们是天使。主人他也是天使!


 


明天是柠檬轻乳酪,后天是焦糖覆盆子布丁……生活是多么美好,未来充满了希望!


 


ALL FIN


 


 


 

评论

热度(404)